窗外的风声

© 窗外的风声 | Powered by LOFTER
 

品美味河豚,观稀世古画

大美在民间:

  
       二月底三月初重度雾霾,从苏南到苏中不见天日,每天傍晚的大风也吹不开混沌不清的雾霾。不管怎样只要人活着,就要把日子过下去,在坏日子中更需要找到好感觉,麻痹一下自己:我等还活着,欣欣然地活着动。春雷正月里已响过,惊蛰也就成了一个虚晃的节气概念。本年度第一个文化活动:到乙太画廊见朋友。因为事先约定过,林晓、戚和都在画廊。时间过得真快,与上次见面相隔有一百五十天,从落木萧萧的秋到了万物萌动的春。

      乙太画廊正在布展,这组静谧清朗的宫廷绘画风格的工笔盆景花卉与原先那些躁动的玩世灵猴形成两样的态度,排除一切形而下的情绪在纯净和纯粹中清玩雅赏,穿越糟乱的当下为心灵找到清与静的楼阁。布展完毕稍歇片刻,又约定第二个画事活动。

      惊蛰后一天傍晚前往一家私房秘制菜馆,品美味河豚与民间自酿的米酒。这是闲品美食美酒雅赏画双全好事。论画会友,有朋至远方来,不亦乐乎。林晓、戚和以及他们的公子林格,台湾的收藏家、投资人卢逸斌先生、刘幸枚女士;上海的收藏家张先生,澳洲的投资人,收藏家金先生,还有一个与收藏与投资没有关系,与画有点欣赏关系的南京作家,本人。这个早春之夜实在令人非常愉快,席间收藏家们都给予林晓的画高度评价,特别是即将开展的宫廷绘画风格的工笔盆景花卉画。卢逸斌先生非常善谈,与台湾各界的交往广泛而密切。我提到台北市长无党派人士柯文哲,卢先生立刻拿出手机说:你要和他说话吗?我说,我对台湾竞选感兴趣啊。

餐毕一行人前往南通饭店看稀世古画,画是明代画家仇英的一幅长卷。青绿山水和人物。装裱古朴精致到细微。近距离赏古画,这是我第一次经历。之前在苏州博物馆看过吴门画派画家沈周的画。仇英的清明上河图是市井生活长卷;这幅长卷的画的季节是春末夏初,达官显贵骑马出游狩猎的场面,清一色的男人世界,形态神色招摇不羁。画卷中的山水有势,青绿之间的人马浩荡兴高采烈不可一世。这卷宝画是张先生戴着白手套,一尺一尺打开的。几个脑袋聚在一起,屏住呼吸画,看画的人也很兴奋,林晓用特制的放大镜看画。画卷上描绘的场面,人物之多,神态各异,山石间的花草树木之精细,着色之雅,用笔灵动之精准,无人匹敌。忍不住用手机拍。拍了几张,张先生说,停。不能拍了。收藏家们对此画赞叹不已的同时,甄别这幅画卷题款和收藏印,他们不放过任何微小细节。而我沉浸于画中的故事里。

       是夜难眠。闭上眼在画中,睁开眼还是在画里,浓重的夜色不敌画中秀丽流畅的线条,清丽朗润的色彩。之后几天搜索揣摩画中身着团花红衫的官是谁?他显然是仇英这幅长卷青绿山水人物画的故事主角,很是神秘。

文/王心丽

       


评论
热度(10)
  1. Sunny Lakeside大美在民间 转载了此文字  到 窗外的风声
    大美在民间:
  2. 雾 爱 Love Fog大美在民间 转载了此文字  到 风中的花瓣